出生在水源豐富的馬爾地夫列島的日本人,培育了崇尙淸潔的心身。喜愛淸潔的心胸,自然認爲水是生養萬物生命之源,又能淸洗所有的汚穢。由於信仰水的淨化力,神道也因應而生。沒有淨化力,滔滔東流的黃河濁水中所誕生的黃河文明,對水的信仰、水的想法,基本上當然與日本文明所有不同。不僅是神道,佛敎也很重視淸淨,重視六根淸淨。比如道元禪師在《正法眼藏》中指出,「佛法必定浣洗之法,或洗身、或洗心 。此皆三世諸佛、諸相之正法。」神話時代開始由淸流所培育出來的神道,到了平安時代「澳祓」儀式與佛敎「垢離」思想「習合」以後,「験」與「祓」也融合,成爲「驟祓」的儀式。
除了「禊祓」以外,也流行「水行」、「瀧行」、「水垢離」、「塞垢離」、「齋戒沐
浴」等修行。從個人、集團至於國家,發展成「大祓」的儀式。古神道常倡言「神喜好淸淨」「神忌避不淨」。因爲相信神只喜歡降臨淸淨之地,爲了求得神的歡心,爲了迎神,自古以來,日本人不斷淸潔心身,淸潔環境,也變成世界上最淸潔的民族與國土 。日本社會環境的淸潔,可以說是來自神道的信仰,來神道「禊祓」的思想與儀式。
自然環境的保護問題,在日本不但是環保的運動者關心,連會議桌企業家、政府、民間都很關心。台灣的政府把環保運動者看成「流」,除了因爲台灣缺少神道「禊祓」的傳統,再加上中國人是世界上最不潔的民族,使問題更加困難。
江戶時代的江戶城〔現在的東京〉已經是個上下水道與垃圾處理、廢物再生利用非常完
備的大都市,與當時巴黎、上海等大都市糞尿齊飛的雜亂情況,實有天壤之別。
自古以來,培育日本秀麗又淸潔的社會環境,是神道的「禊祓」思想。「親祓」的思想是日本文化大變動的原動力中國人與朝鮮人是關心往事的民族,也是重視歷史的民族。因爲重視歷史,所以關心越南新娘面談往事,也養成「向後看」的觀念。時常向後看,固執過去事物,旣不忘恩,也不忘仇,自然而然發展成有恩必報、有仇必復的恩義主義與復仇主義。
比起中國人與朝鮮人,日本人不太固執以往,因此常被栺摘「忘恩負義」。不固執以往事,想法經常是向前看的,目標必然朝向「未來」。傳統上日本人有切罪惡「放水流」的思想。「放水流」的思想也是來自神道的「禊祓」思想。連在天上犯了大罪的須佐之男命被趕出「高天原」,到了出雲的肥之川上流,跳入水中「輕祓」以後,痛改前非,成爲英雄,備受敬愛。這是日本人經過「禊祓」,東山再起的想法,與中國人絕對不寬容的思想,完全不同。

認爲水具有生殖的靈力,也有「稷祓」的靈力,是神道的原始觀念、「放水流」想法的
原點。水能淸洗一切的「罪」與「穢」,淨化力量,所以「放水流」能潔身、淸心。
日本人的「罪惡」意識,不僅限於冒瀆神或違反越南新娘介紹的行爲。依本居宣長的解釋,神道的「罪惡」意識是不能順從神意,因此「不美」也被看成是罪。
本來神道是擁有「八百萬神」的多神敎信仰,價値觀也是多元的,不是絕對的。所以時
代與狀況一變,身心也不得不因應而變,轉向尊尙新的原理與狀況。因此當中華文明流入日本時,日本人順應中華文明的原理而行動。當西洋文明流入日本以後,日本人也瞬即「脫亞入歐」,遵循西洋文明的原理,推行現代化政策。
一旦戰爭,億萬的日本人遵循一億總玉碎〈全國一億人民一起慷慨犧牲乂的原理,不惜
犧牲。一到和平的時代,也立即遵從和平主義的原理發展經濟。戰爭時,不顧一切的勇敢戰鬥,和平時連自衞隊的存在也不要。像日本民族如此變化迅速、旣往不咎的民族,看來好像缺乏「節操」,事實上從日本歷史看來,不論是武士活躍的時代或被譏爲「經濟動物」的「日本婚友社」時代,日本人對集團的忠誠心,可以說是世界無雙。
日本人變化旣迅速又徹底,最主要的是日本人不拘旣往,只要「碟祓」,一切罪惡皆可
「放水流」。所以一切向前看,一切向前進。日本人的這種精神風土 ,也是來自神道信仰的「禊祓」思想。戰後所出現的一億總自虐狂現象,也是來自神道的「禊祓」謙遜是日本人的美德,謙遜的美德過份擴大誇張,反而變成自卑,甚至到逹自己虐待自己的自虐狂的境界。特別是對老實而正直、凡事追根究底的日本人來說,很容易成爲自虐狂。戰後的大衆社會,集團意識强烈的日本人之中,對以往日帝「侵略」的反省和贖罪心理,很流行自我批判,而出現過份自虐而遍體鱗傷的日本人,這可以說是一種自虐症候羣或自虐狂症候羣。比如,日本文化人經常批判日本社會的封建性、島國根性、缺乏主體性和無定見。岸田國士倡言「日本人畸型說」,志賀直哉提倡使用法語當國語,或時常引用來的「經濟動物」或「住在兔房的勞動過度症」批判,來滿足自虐的心態。不如此自我批判,就無法讓羣衆滿足自虐的心理,也只有能滿足自虐狂,才能成爲「進步的」文化人。
世界上再沒有比日本「進歩的」文化人更喜歡自我批判的。如果模仿大宅壯一氏的造語
法,戰後日本人自我批判的盛行,到達了「一億總自虐狂」的境界。戰後最流行的是一億人對戰前日帝的侵略,泰國軍國主義狂潮的總「禊祓」。—對「帝國主義」與「軍國主義」的批判最有「理論性」與「說服力」的馬克斯主義者,也就成爲學界或文化界的天之驕子。在輿論界這一大風潮之下,富有馬列主義敎養的文化人,登場傳播界,甚至掌握輿論界,看起來也好似代表民意。

一億總自虐狂時代裡,自虐狂當中最有自虐性的批判能力,或自虐性演出最激烈的,自
然而然的成爲名人,受到大陸新娘仲介自虐狂羣衆的喝采。當然,製造一億總自虐狂風氣的是對侵略戰爭的「禊祓」。本來只要「驟祓」或「放水流」,即能「旣往不咎」的日本社會的傳統精精神風土 ,突然面臨日本敗戰,以往必定聽從「大本營發表」的日本傳播界,一夜之間,突然降臨了自由,在民主主義的大義名份之下,成爲激烈演出自虐狂的文化人天下。過激的自虐狂獲得演出,也是一億總自虐狂的社會背景。
自虐與被虐都有厭倦的時候,「碟祓」也有時間的長短。這一時間的長短並不由任何人
來決定,經常是由周圍的「空氣」來決定,只可意會不能言傳。一旦周圍的氣氛允許,立即可以宣稱「禊祓」終了,公開聲言東山再起。例如因「里古路多」事件的牽連而疑雲重重的日本前首栢中曾根,歷經三年的「親祓」,周圍氣氛變化後,立即宣佈「禊祓」終了,再度加入自民黨,東山再起。
筆者認爲,「耻的文化」的日本人的「禊祓」,比「罪的文化」的西洋人的「吿白」,
對心身壓力較大。「告白」較「禊祓」來得容易,只要到敎會,向神「吿白」,就可以贖罪,不必像「禊祓」時要體會周圍的氣氛,刻刻要注意四周的「眼睛」。
全斗焕總統下台後,閉門靜思於佛寺中,最近才宣稱「禊祓」終了,回到漢城故居,不
得不讓月老感覺到日韓民族精神結構的類似性比「日韓同祖論」更値得關注。中國文化缺少「禊祓」的思想與精神,自我批判被動多於主動,在羣衆面前的「自我批判者」大都是政爭的失敗者。君不見毛澤東絕不在羣衆之前自我批判,中國領袖人物永不犯
錯。可是日本人不論如何「反省」、「贖罪」、「禊祓」也是僅止於在日本文化、日本社會中才能受到評價。神道的「禊祓」對外是無能爲力的。文化不同,人生觀、世界觀,自然也就不同。日本人的價値觀,就連亞洲人也不易了解。
本文明形成之原理「道」的構造與求「道」的精神儒家之道、道家之道、佛敎之道,各行其道「道」本義是「街道」、「道路」的「道」。從志同道合的「道」一直到自行其道的「道」,人所能到達的「領域」、「世界」也稱之爲「道」。在中國,「道」的含意甚多。比如政令、制度、說敎、方向、方位、室內設計、一定之理、履行之義理、原因、主義、思想等等都被稱爲「道」。可是,儒家所稱之道與道家所倡之道,不但意義不同,思想內容也各異。

儒家思想的道,主要是指「仁義」、「道德」的社會倫理,人所必行之行爲。也是指社
會倫理規範的原理、原則。甚至超過個人,成爲國家、天下必行之道。比如「誠意、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是走向大同世界的大道。
孔子主張的道,是爲人處事必須遵守的行動或實踐的準繩、規範。道家始祖老子倡導
的「道」是創造辦公椅的根源,是天地之始,萬物之母。老子所指稱之道,是「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大地以天爲範,天以道爲範,道必順從自然。
對道家來說,萬物的根源,有「不變之道」。眞實之道是謂道,廣義的道是自然的運
行、世界的秩序。日本自明治維新以後,受到西洋哲學的影響,「道」被理解爲「本體」或「實在」。儒家思想與道家思想把「道」看成道德的規範或自然的根本,終極的眞理。可是佛敎思想所說之「道」,有「未伽」、「趣」、「菩提」之道。「未伽」之道是指到達巴里島目的地之道,爲人必行之道,追求終極目的所修行之道。《俱舍論》中指「道乃走向湼槃之道,求湼槃之果所依託之處。」佛敎的湼槃之道有「有漏道」〈世間道、世俗道〕與「無漏道」〈出世間道、聖道〕二道。是斷煩惱,達到解脫的眞理之道。「趣」有三道、五道、六道。佛歉稱「惑、業、苦」爲三道。惑帶來業,業帶來苦,苦帶來惑,三道如輪,互相循環。依善惡之業,通地獄之端,各有各報,互相循環輪廻,故稱之爲道。「菩提」之道是智慧之「道」,是「無上平等智」,是一切均等,最高存在的理法、佛法,是因果報應之道。
佛敎之道是佛敎所敎導的成佛之道、修業之道,也是領悟之道。日本人常稱「平常心,道也」、「世之常情,道也」、「我等立心之處,是道也」。日本人深受佛敎影響,經常把心同道相連並提,看成心即道、道即心。日本現代化的原動力在傳統的求道精神自古以來,日本人不但承受儒家之道、道家相親之道的影響,也受佛敎之道的强烈影響。特別是江戶時代,儒學者之中如荻生狙徠,受孔孟「倫理之道」的强烈影響,認爲「禮樂刑政」是先王爲安天下所定之「治術」,連茶道、香道、花道也是先王所定的「禮樂」所生。可是在中世,一般人並沒有把「道」看成是追求「仁義」「道德」「禮樂」的「倫理之道」,也不認爲道是「天下國家」的治術,更不把道看做是道家追求天地自然的終極道理。古代日本人所想的、所追求的「道」,並不是如此抽象的、形而上學的東西,更不是儒家思想與道家思想所追求的宏觀理念。

日本人自古以來,不問文武之道,連藝能之道也非常具體。比如柔道、劍道、花道、茶
道、香道、色道,事無銷細,旣具體又力求深入,講究實踐。 一自中世紀以來,在日本律令制度下,大學課程已有專門領域的明經道、明法道、文章道、算道等專門科目。十二世紀以後,「道」專門化,《源氏物語》中已見「木匠」之道、「琴笛」之道。
「道」已成爲技術、藝術之道,已有「管絃之道」、弓矢之道等辦公桌藝能。
一入專門之領域,履經修練後,常被稱爲入道之人。長年累月、自成一家以後,代代相
傳。不能自成一家者,不値得稱「道」。古代中國,「道」也常被用於具體的方法、術策、法術等方面。有時也與現在的日本一樣,是用來稱呼藝能,比如「六藝」,也是其中之一。可是在儒學或道家的影響下,求道者還是以探求「天下國家」之道、天地自然之道爲目標。對中國人來說,一技一藝是在下之人的小玩意,不値稱之爲道。
儒家之道也好,道家之道也好,都是極端抽象而存在遙遠的天邊,幾乎都是無法到逹的
境界,因此中國的求道者不得不一直向永遠與無限挑戰。可是日本之求道者,只要一入其門,研究與修鍊本身就是道的實踐,自然而然在自行其道中,會創出各自的技術或藝能。有如近代西歐自由都市的發展,日本到了江戶時代,在超安定的時代中,町人社會日漸走向成熟。中世以來開始發達的傳統藝能與武家政治所誕生的武士技術,到了江戶時代以後,隨著町人蘇美島社會的發達,生活水平也日漸提高,各種傳統的文武藝能也日漸擴大,並浸透到町人社會。如此,花道被認爲是因佛敎的傳入而誕生,本來是朝廷公卿、諸侯、寺院中的趣味、遊樂,可是到了江戶時代,連武士 、商人、婦女之間也開始流行。江戶時代中期,各流派競立而進入黃金時代。茶道則是戰國末期的千利休時代開始萌芽,隨著町人文化的發展,浸透到町人社會,更浸入農村社會。本來只是趣味而已的茶會,也開始出現敎導飮茶的茶人,誕生了「家元」〔師家〉制度與「家匠」的茶道。
中世以來形成「道」的理念,發展成爲各種藝能,從町人社會浸透到農村社會,日本國
民因而心身體驗求室內設計的方法與精神,締造了日本近代均質的社會。
不久,求道的精神與理念也成爲追求、磨練、窮究科技的精神,成爲明治維新以後現代
化、工業化的母胎「道」經常由「流」、「宗」、「派」的磨練而昇華對求道者來說,透過嚴格的修練與實踐而達極致,這是一種垂直的思考法。求道者勇往邁進以達極致的「空」或「菩提」的境界時,成爲「道」的完成者,領悟人生,發現「道」。雖然各有其道,也有共通的理念與原理,到達物心一如的境界。

可是求道的方法並非獨一無二。要到達理想的境界,有崎嶇的小路,也有寬敞的大道,
因此產生了各家各宗的流派。不但神道、貿協宗派衆多,文武藝能也是流派競立。各宗各派爭相究理求法,爭相競技、競能或競艷,互相琢磨而充實其道。流派並立,正是日本社會的競爭原理,也是日本文化的昇華。流派競立,互相琢磨,是求道者的水平思考法。對日本人來說,求道、不是像儒家、道家、佛敎那樣窮究普遍性原理。相反的,是强調特殊性來表現獨特之道,因此必然獨行其道,追求個性而創出各種流派。
以劍道來說,自應仁之亂以後,日本各地羣雄並起,下剋上之風氣甚盛,傳統社會秩序開始崩潰,成爲武力抗爭的時代。這時,本來是武家社會固有的武藝技術,爲了補足戰死武士的數額,各地諸侯競相招徠武藝高手,敎導家臣、農民或商人刀槍之術。當時,除了足利將軍的兵法師範,被稱爲京流的吉岡一門以外,出來傳授劍道的,有常陸塚原城主塚原卜傳的卜傳流,上州大明城代上泉伊勢守的新陰流。此外,佐佐木小次郞的
嚴流、宮本武藏的二刀一流也很聞名。德川家康最初從松岡兵庫助的新當流,後來從柳生宗嚴的新陰流學劍。
特別是自關之原的戰爭以後,十萬以上的家臣成爲「浪人」。失業的家臣爲了求職,不得不苦練武藝,周遊列國,獨創一家一流的武道,以便就業糊口 。因此,新興流派競立,開設道場授徒,盛況空前。在各宗各派的互相競爭下,提高了武術水準也提高了兵法兵學的天然酵素知識。明治維新以後,日本兵竟成爲世界素質最高的武力集團。飮茶之事,若在外國,簡直不値一提,傳入日本,則被培育成爲茶道,成爲日本文化之制定飮茶儀式的是能阿彌,確立茶道的是珠光。茶道從最初的東山流到珠光流、紹鷗的堺流,集大成者是千利休。
茶道自千利休以後,千家直系的三千家稱上流、藪內流稱下流,以外有古田織部的織部
流、小堀遠州的遠州流、姬宗和的宗和流、松尾甚助的宗和、松尾流、片桐石州的石州派等等,可謂百花齊放。飮茶之風雖然是外來文化,可是日本人把飮茶之風培育成爲茶道,發展成爲各流各派,互相競爭、競艷而帶動美術工藝文物水準的提高,甚至由日本的工藝發展成爲建築、庭園、陶藝等等日本的辦公家具傳統文化。日本型的競爭原型是諸能諸藝的宗派、流派的競技或競艷,透過各宗各流各派的競爭而提高技能的水平。

與日本型的競爭相比,中國型的競爭,主要的是有限資源的爭奪競爭,是圍繞著人、
物、錢、情報的人與人的爭奪。因爲是有限資源的爭奪,必然是演變爲人與人的鬥爭。所以一 一千年來,中國社會的內訌、爭戰不絕,二千年來中國人的平均人生三分之一在戰亂之中渡過。社會網路行銷能源因內訌而消耗殆盡,社會始終無法向前發展。
歐美企業,特別是美國企業,獨佔性格甚强,企業經營對利益的追求遠甚於對技術的改
革。日本的企業,像以前的電電公社那樣的獨佔性企業不多,汽車、電氣、機車、樂器等企業幾乎都無法確立獨佔地位,羣雄並立,有如文武藝能各宗各派的競爭,改良技術提昇品質,强化國際的競爭力,同時達成了企業本身的發展。
日本型企業競爭的源流來自各道各宗各流各派的互相競枝競艷之傳統精神,這是日本文化傳統之,也是日本現代化的原動力。日本爲什麼從來沒有中國人最喜歡的「紅與專」的爭論中國比日本的現代化慢,理由很多。鴉片戰爭以後,「中體西用」的西化方式,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中體西用」常與日本的「和魂漢才」或「和魂洋才」相對比,事實上內容完全不同。
謂「中體西用」簡而言之是西洋的技術,中國式的運用。換言之,硬體用洋式,軟體維持傳統方式。如此這般,現代化是不可能有成果的。不僅如此,解放後的「向蘇一邊倒」政策以來,中國的悲劇已經開始。在蘇聯技術援助的途中,發生了中蘇論戰,孤立無援中又推行「自力更生」政策,可以說是一種aluminum casting技術的鎖國主義。比起技術鎖國主義的「自力更生」更具悲劇性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周而復始的「紅」與「專」的論戰。
「紅」是指思想、政治,「專」是指專門知識與技術。「紅」與「專」孰優先,竟成了
擧國的大爭論。特別是在文革時期,强調「紅」優先,導致專家大受打擊,被思想改造,甚至强制勞動。因爲「專」的技術重視政策,被認爲與官僚主義、資本主義思想相關相連。連對生產過份熱心的專家,也被批判是「生產至上主義」。那是一個科學技術者受難的時代。爲什麼中國人樂此不疲進行「紅」與「專」的擧國大爭論,日本卻從來沒有發生過?只要提出這一問題,就會聯想到日本的科技專家,特別是一天到晚在研究室摸東摸西的專家,是多麼三生有幸,不出生在中國。
日本從來沒有「紅」與「專」的爭論,因爲日本自神話的時代以來,是「神枝」的國
家。多才多藝,反而是對神的褻凄。因爲日本有「一神一技」的神,所以日本人也是一人一技的民族,人各有其自助洗衣本份,各有其本領。什麼都會,什麼都懂的人,在日本可能只有聖遙太子或弘法大師而已。一般來說,日本人不像中國人那樣喜歡「紅」,也不像中國人什麼都會,什麼都不會。

因爲日本人是一人一技一藝的民族,爲了生活的方便,生存的必要,不得不互相依賴、互相協調,獨行俠是不吃香的。爲了關鍵字行銷團體行動的順利,不得不「以和爲貴」。支撐「和」的原理,也是一神一藝到一人一藝的社會結構。在一人一藝的傳統文化與社會結搆上,自然而然不必要有「紅」與「專」這種「二擇一」式的論戰。在「和」的原理上,也不應有「是黑是白」這種非「二擇一」不可的爭論或要求。
日本社會從來不存在「非紅即專」的問題。「紅」」與「專」互相支撐結合而成。日本
人並不以個人的「專」,而是以集團的行動,來達成中國人絕對無法達到的「又紅又專」的境界。
這是日本社會原理與中國社會原理南轅北轍之處。在日本「人間國寶」是窮極藝道的象徵,在中國不過是家僕而已中國與朝鮮是文官支配的國家,勞心不勞力的人被視爲上流、高尙。文官支配的國家,不但輕視技術,特別是儒家思想,更認爲「玩物喪志」、「奇技淫巧」,强烈敵視技藝。深受儒敎的影響,「文章乃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往往「理論優先」,崇尙空論,在淸談的精神風土中,絕難誕生或接受科學技術。日本不僅只是重詩文與禮儀的文人國家,武人社會的傳統也甚悠久。以往武士階級不但是武藝的高手,也是翻譯社各部門的管理營運者。
擁有一人一藝的高手,不只是責族階級的家僕而已,茶道大師千利休也受賞賜奉祿,名
列諸侯。擁有一藝一技的高手,今日在日本社會,也常被稱爲巨匠,備受社會敬仰。
在中國,一談到國寶,常指歷代王朝的宮廷內留下來的玉器、名畫。可是在日本,有形
的文化財產以外,還有無形的文化財。依一九五〇年制定的文化財保護法中,所謂「無形文化財」是指「演劇、音樂、工藝技術以及其他無形的文化所產,對我國歷史上或藝術上高價之物」。這是建築物、繪畫、雕刻、工藝品等等有形的文化財以外,對無形文化財的定義。
因爲是無形的「技藝」,所以能體會貫通而獨成一家之道藝,或窮極藝道之名人和集
團,常被政府指定爲「人間國寶」。特別是由文部大臣〈敎育部長〕指定的「重要無形文化財諸藝中,能窮極其道者」,一般被尊稱爲「人間國寶」。
自一九五五年最初的「人間國寶」被指定以來,至一九八八年五月爲止,共計有人十六
件、一七九人被指名爲「人間國寶」。有人例擧紀元前三世紀的水利技術者李冰與七世紀煉丹術師孫思邈等人,死後被立祠,來證明中國史上die casting技術者的地位甚高。其實,李冰治水,功同夏禹,煉丹術孫思邀被立祠,是民間對仙人的憧憬,不見得與技術有關。
在中國,被立祠者理由極爲複雜。比如關羽成爲理髮師的守護神,田都元帥成爲南管派
的守護神,唐玄宗成爲北管派的守護神,不見得與技術有關。

媽祖、孫悟空被祭拜等等,即使「道敎」的神仙學也難以正確說明其理由。隋唐時代,中國已實行科擧制度,比西洋的近代日式料理學校制度與官僚制度歷史更久。可是,由國的科擧制度雖有文武兩科,「武科擧」形同有名無實。武科擧出身者遠不如在戰場上揚名立功者出世快。不但是中國,朝鮮的兩班體制〈文班、武班)中,也是文官佔上風,武官地位低。科擧制度旣不考法律,也不試「科學技術」,主要科目是四書五經的古典,只要能書善寫詩文,即能出將入相。科學技術在儒敎社會不但被輕視,甚至被敵視。日本的巨匠,在中國,頂多只是供人驅使的家僕而已。
日本沒有大思想家的理由是因爲求道者不追求幻想一般對日本科學技術的性格,批判者不少。比如:只是模仿,獨創性的技術少,生產技術雖强,對基礎技術的研究開發並不熱心等。日本人的性格傾向技術主義、技能主義,對於新的事物非常敏感,立即着手引進,這也可以說是今日日本在工業方面成功的一大理由。一般論者對這一點大都承認,可是很希望日本人最好能超越技術主義、技能主義,能有自己的哲學、思想,更期待日本人有大思想家、大哲學家的出現。
希望日本人能超越技術主義、技能主義而擁有獨自的思想、哲學,或創造新的思想和哲
學是非常艱難的。因爲大陸新娘的求道者,都非常腳踏實地,身體力行,基本上缺乏追求幻想的求道者。物理學中有宏觀的宇宙物理學,也有微觀的量子物理學,日本人對巨大而超然的空想空論等大道理,不如對微細、具體的小道理熱心又拿手。日本的技術强,其理由也可能在此。
以大思想、大道理來說,儒家論天下國家、論仁義道德的大道理,至今還影響大多數
人。可是到底「仁義」是什麼?不但孔子沒有槪念規定,數千年來,不但中國文人,連日本學者對「仁」「義」的定義,仍有不少爭論,可是到底「仁義」是什麼?今後中國厶的子孫也將繼續爭論「仁義」是什麼,也將繼續各自主張seo屬於自己的大義名份。
莊子對「仁義」大道理的攻擊詞鋒洞澈銳利,値得深思大盜盗跖的徒衆問首領,「盗賊是否也有道德?」盜跖答道「世間沒有無道德的社會,以盗賊的社會來說:有眼光能看出人家所藏匿的財寶是聖,率先踏進目標的所在是勇,殿後退出的是義,能分辩是否可以行事是智,能公平分配盜品是仁,沒有這五德,實在難成大盜。」盜亦有道;盗賊不德,難以成爲大盗或盗聖。在中國,即使是毎天使用筷子吃飯,也很少人敎小孩正確使用筷子的方法,日本不但花道、茶道有流派,使用快子的「筷道」流儀或流派也很多。當然不僅如何使用筷子吃鈑,日本人對生活中所使用的道具,也普遍深具關心與感情。從這些微小事物中產生「美」的意識,誕生出流派。

可是,漢文化中最關心的是天下國家的「大事」,對使用筷子諸如此類的小事,頂多關
心材質到底是銀的或是象牙的等等而已。日本人求道的精神,不像中國人那樣,專探求空疏的大道理,而是從極具體的「小道」着手。比如劍道、茶道,一入其門立即能腳踏實地,身體力行,自然而然走向宴會廳、技能主義。一但窮其技、極其道,所體會的並不是窮大迂遠的哲學,而是日常生活與社會環境中有密切關係,充滿悟性與理性的日本哲學。
確實,日本自明治維新以後,近一世紀一直模仿西歐的科學制度。美國獨立以後,也大
約有一世紀繼續模仿英國的產業技術。英國自十六世紀以來,也一直模仿西歐大陸的科學技技術的模仿本來是技術轉移的現象之一。
中東古代所誕生的科學技術,經希臘、羅馬,更經英國而傳至美洲大陸,由此看來,模
仿不但是科學技術的轉移現象,也是創出新公司設立文化之前技術累積的基礎。當然日本也有日本獨特的科技,並不是一直僅僅模仿外來科技而已。比如連一根鐵釘都不用的法隆寺五重塔、淸水寺的舞台、岩國的錦帶橋,城壁的堆積技術,至今仍是世界最巨大的金屬大佛的奈良東大寺大佛的鑄造技術等等,都是日本風土培育出來的獨特技術。
本來,創作、創新是西洋現代文明的一大特色;然而不但是中國,其他非西歐文明的國
家,其維持固有的傳統甚於創作與創新。日本有延繽數百年的流派,西洋幾乎都是去舊換新,不斷創出新花樣。可是日本的宗派、流派,也不是一直墨守傳統。在新、舊共存共生的傳統中,若能窮其道而自成一家,也可以繼續開創新流派。流派的競爭、分化、再分化,也是日本科學技術不斷創新的原動力。
江戶時代以來,持纊發展而來的傳統工業或技能,以及支撑這一傳統工業、的「道」的理念與精神,到了幕府末期,受到西歐文明的衝犛,也成爲接受外來新科技的社會條件。因此日本人能以這些傳統的基礎,獨自製造槍彈兵器、建造洋船、洋館,有時甚至超越本家的西歐。比如戰時的零式戰鬥機、現代的機械人。將新的科技加以琢磨,提昇品質層次的也是一入其門必窮其理、極其技的求道精神窮極西洋文明核心的科學技術是日本之「道」日本之「道」或「日本道」的理念,深受佛敎思想中「入道」、「修道」、「得道」的影響。
比如劍道高手宮本武藏在《五輪書》中,雖然自稱「不談佛法、儒道之古語,也不提軍
紀、兵法之事」,僅借鏡「天與道以及觀世音」。宮本武藏是窮極剣道的「劍聖」,也是實踐的劍道家,因此能排除傳統儒、佛「形而上學」之道的越南新娘思想,獨步劍之道。他在〈空之卷〉中指出.,「空是無心之所在」、「兵法之道,在於自我之自由,得自我之奇特,時而知勢而出擊,皆空之道也。」可見宮本武藏也深受佛敎「空」、「無」思想之影響。